您以后的地位: 首页  »  寻求出版

陈健南诗集《大年夜海来信》寻求出版

来源: 作者: 更新时间:2018/11/1 0:00:00 浏览:9587 评论:0  [更多...]

书名

《大年夜海来信》

内容简介

诗集《大年夜海来信》是陈健南的第一部诗集,收录诗作100余首,诗歌全体出现出了一股清爽又不掉安闲的风格。


诗歌选读


神庙

 

再过些年,村里独逐一座神庙

也要迁居了。庙前的木棉花

会一朵一朵的向着落

小豆子可以在庙墙画上

外出务工的父亲肖像了

老人也不在迷信

昨夜损掉的物,与一尊神像有关

再过些年,神庙也会是一厅两室

在陌生的城镇,接收

更多人的朝拜。供品是上等的

穿着必定也是镀金的

想到这,庙堂一截朽木

零落上去

 

 

在山中

 

学会为一只鸟,豢养群山

也学会为一株草,独守春季的一片绿色

我们猖狂地爱上。两手苍苍,握着最后的茂盛

在山中,要极力听一只野鹿诉说

要给每朵兀自开着的花,一份名声

给吃惊的猎物,一次鸣叫的机会

使它不再躲藏

我们要用一座山的名字,给

那些日落而出的星星,一场稳重地告白

 

 

机密

 

是谁翻开最后一张底牌

白色的墙挂着灯的影子,史蒂文斯

夜晚又反复光降了,那躺在书中的

文字,在夏季金黄的火焰中翻滚

是谁徒手摘下街头刺眼刺眼的灯光

暗影处的树叶不发一声地紧抱成团

楼梯口向右安顿着明天茂盛的花

被柔弱的风悄悄触及

亲爱的史蒂文斯,喝完这杯咖啡

我们到窗外看从远古而来的月亮

那古铜色的月亮认得人世灯火

而灯火担任给途经的虫豸指路

这倾倒的月光,妄图从我们的喉咙

取出赞赏

亲爱的史蒂文斯,夜晚已至

看过月亮,我送你至角落的书橱

那边有弹蓝色吉他的须眉在演奏。

 

 

独坐书

 

全部下午,我独坐于枯石之上

看瓦灰色的天空如安在我的国土变幻

看飞鸟,如安在风险的空中演习流亡

是以那些静态的物体总令我产生困惑

我的仰望接近一棵马尾松树,仿佛

童年时孩子们的笑声挂在树上,一棵

马尾松树正教会我静坐的舒坦与孤单

全部下午,我独坐于枯石之上

看一群游动的鱼背动弯曲不息的河道

走出阴霾的裂缝。在这寂静的区域

日落惊恐的气味逐步切远亲近

直指孤单的人。而我枯坐,等待时间再次缝合

等待风把湖面上的光线拎上岸

喘气的暮色有序地进入

对岸一株庄稼的体内,是甚么欲望

让我的嗓子几次再三收回银质般的响声。

 

借我

 

借我刀,借我坏性格

借我三千尺虚无。教我爱,教我恨

如今我学会对一切无动于中,借我酒

微苦。可以熔化木人石心的那种。教我卖力

直到忘记一些人的身份。

 

如今,你可以借我暮色

深一些,让我的强大年夜躲一躲。

借我一无所有的天空,借我无人认领的大年夜地

我可以自在大年夜声地喊

我已足够备满孤独与傲慢。

只是后来,我选择。在阴天哭一场

让雨水最早触及滚烫的泪珠

 

 

自省帖

 

要把胡子刮到最短,把发霉的衣服放出去晒

要把阳光分给躲在树荫下的嫩芽

把写得蹩脚的诗,分给途经窗台饥饿的风

把寂静分给热烈,把冲动分给孤单

我学会在寂静的深夜把眼睛还给星星

把火焰还给硝石,把远方还给时间

我敲击着体内的骨头,把血液还给

一把年纪的母亲。把甜美还给头顶的果实,让米粒

重新回到谷壳里去。如今,我试着,把爱情还给爱人

在没有眼泪的日子里。我决定,不再去爱任何人

也不须要太多人爱我。

 

 

大年夜海来信

 

且把手伸入海水中,接收一封拆开的信

信中说,众人在暴雨将至时离它而去

而海水决定同心专心一意接收雨水,并把它

抱入怀中,终积广阔。

大年夜海再次来信,交由一爿月光朗读

信中又云,众人将堤岸修得太高

它只能借用波浪的冲力与河底的沙石

爬上堤岸……

 

 

三沙日记:看鲣鸟旋于空中

 

国土之上,湛蓝的天空放养着鲣鸟

每只都是大年夜海派来的尖兵,每只都怀有

抵抗外来入侵的认识

它们认得每座岛屿。每块礁石

就是它日暮栖息的场地,它们亲近花草树木

将歌喉献给这些艳丽的姐妹

湛蓝的天空携带阳光拂过每只鲣鸟

去吧。这广阔的区域,这无垠的国土

是你此生要跋涉的路途

希望每粒沉着的海水,认得你傍晚前的身影

认得住那些如海底中细沙雪白般的魂魄。

 

 

身材里的波浪

 

真有一种压浪术,压得住体内的波澜?

压得住起伏的波浪声

我一向寻觅一片海域,它可以遭受每场风暴的敦促

可以盛放人世浮躁的欲望

真有一种压浪术,可让鱼群不再心有余悸

也可让海鸟不再慌于踩空,是以我一向演习

让身材里的大年夜海不要相安无事

 

 

慈善

 

七月我们走过蚂蚁爬过的巷子

七月我们途经丛林低矮的坟墓

锋利的草叶

划过我们细脆而滑腻的肉体

而骄阳是个饱满的词

晾干我们惊慌的言语

颤栗的花注定几次再三让步

我们不克不及穿过

停栖在枝头不发声响的麻雀

也不克不及踩踏雕刻家

抛弃的碎石子

下午我们前往闷热的出租屋

路途中突遇一群蚂蚁围住

一颗熔化的糖。

而我像个巨人站在它们旁

想到这无穷好的夕阳

竟顾不上观赏,就心生慈善。

 

 

忽然间

 

母亲,为何我变得如此仁慈

吹过外祖父坟墓的风吹过我

这个七月,风如此炙热

足够荡起我心里的凉意

我不知道,当我面对眼前这位

骨瘦如柴

听力弱弱的外祖母,哪怕

喊她一百遍的我爱你,她只能听进一遍

这么多年的风,必定有过一阵,替我说了

像她吹皱的衣衿,一白再白的头发

而我站在风中看她。忽然间

我是一个长大年夜到可以替她

挡风的孩子。

 

 

在海边

 

如安在风暴中,把广阔的大年夜海搬到纸上

让一艘破旧的船住在沙岸上

岸边的少女,波浪声正在消失

不用翻开被雨水淋过的双耳。

但喋咕哝不已的风会再次回来

许可湿润住进你雪白的身材

 

大年夜多半时辰

我们知道海鸟不会分开

扮演的空中

是以每次掌声都是最后光彩的闭幕

 

是谁在无故改革大年夜海这脚本

让独白在舞台上掉去盐分。在这

每只精深哲学的海鸟都学着

翻译海水的答案

但碎片般的答案已沉入海底

 

呵,岸边的少女,傍晚已在你的左脸

栽种深红的玫瑰

在你孤单的右脸栽种赤裸的罂粟花


 

消掉的海岛

 

是谁在我的耳朵私藏一座山

山中有凿隐士和砍木者,山上刻碑文的老者

是谁在我的耳朵里发掘,私造一片海

我听见海水撞上山脉的扯破声

山上刻碑文的老者,砍木者和凿隐士

他们在被海水围困的山上

昼夜一向地凿

凿隐士把山凿成了坑,砍木者把树砍成了船

把碑刻本钱身的人,终葬于海中。

 

 

风吹过

 

有时,风只吹我母亲头戴的头巾

有时,风甚么也不吹

我的母亲又一次被稻株掩盖

我在田埂心有余悸观望

和稻株一样矮上去的女人

此刻蛙鸣代替停上去的风声

她渐渐躬起瘦削的身材

这纸糊的身材在阳光下,一戳就破

 

此时她正忙着扶起

昨日被风撂倒的稻株。

此刻我看见

她亚麻色的瞳孔开满凋零的花

 

 

生活及其他

 

他具有庄稼、地盘、木犁和水牛

他具有禾苗、雨靴和草帽

他具有好气象,一场及时雨

作为农平易近,该有的他曾经预备了

他每天都要为庄稼灌注贯注养分,把每株庄稼

照顾好

他的手,有磷肥和杀虫剂的滋味

他两边裤管,有刚沾湿的泥水和狗尾巴草

直到傍晚才驮起微弱星光回家

哦!他每天都反复如许的一种生活

这仿佛已融入他的身材,在他体内

生成一幅平常垦植图。

 

 

暴雨

 

我爱暴雨,但我不爱先于暴雨的闪电

我爱雷声,可我不爱听到雷声的耳朵

我爱它井井有条的降低

在地上的一声声叫唤

悬于树上,被一阵风吹斜的姿势

我爱它亲吻此人世的一切

可我历来不是一个

数雨的人,也羞于一场雨的到来

 

作者简介

陈健南,1994年生于海南儋州。作品散见《中国诗歌》《延河》《天津诗人》等刊物。


接洽方法

接洽微信:cjn13275569

通联地址:儋州市万福市场海鹰教导